一个写手/偶尔拍照/偶尔出cos/JK+Lo娘/主萌欧美圈/杂食/水表圈双黑客/最近沉迷狗柯

暴力街区:法外制裁

暴力街区:法外制裁

Cp:Damien×Lino

显然,解除隔离后的Brick Mansions(红砖区)还存在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正需要一个正直的黑手党或是一个混入黑手党的间谍警察才能解决——但是我们有Damien和Lino。

嘿!最近混得怎么样?swwtie~”在门口烤香肠的人又换了一波,那个叫Jimmy的男人往Lino的胸口捶了一拳,“壮实了不少啊伙计。“

噢,你也不想想家里的妞还在等我呢。“Lino笑笑,紧绷着肌肉的背心显得有些小了,他无所谓地笑笑,紧了紧裤腰带。

“哦对了,我昨晚看到你的妞半夜出去了,很抱歉,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Jimmy摆正了他的鸭舌帽,运用黑人自带技能像说唱一样对着Lino说话,脸上却毫无抱歉的意思。

她出去帮我买套套了,Lino忽然笑了起来,拍了拍Jimmy的肩膀,“你也是时候再去隧道里找个妞凑合过这个晚上吧,天不早了。“

“啧,shut up!”

Lino吹着口哨,三两步地跑上楼。哦不,应该是爬上了楼。

什么!我被调到文书部?你怎么不直接拿把来福往我头上穿个洞算了?“Damien被叫去了上级的办公室——如果这能勉强算他的新上级的话。

“um…听着,伙计,我知道你在部队里训练过,身手很好,也立了很大的功绩,可是因为你之前的为那位可爱的恐袭市长工作的,我们很难给你调到原来的职位……“

所以我就要来到这个充斥着女员工的香水味和因为疯狂了一夜筋疲力尽的男员工的破地方工作?!“<span

lang=EN-US>Damien把一直挎在手臂的警帽啪地一下扣在了那个豪华的玻璃书桌上,”我是阻止了这场恐怖袭击的人!“

“哦不我的上帝,你知道这个桌子多贵吗你知道吗!——咳咳,你知道的……我们往往不能让群众知道所有真相,大家都只认为你是Brick Mansions的老大手下的某一个无名氏罢了。”那位身着名贵西装手里还衔着一支雪茄的上级摆摆手,夸张的身体动作来告诉Damien这就是事实,没有人会记住你,尽管你是一个英雄,群众们只知道有个人差一点就把一个摆在隔离区内的炸弹启动,但是那人却没有——谁知道什么原因呢?可能去上了个厕所?或者是手抖按错了?而知道真相的,也只有同生共死的Lino和还在狱里打着德州扑克的Tremaine和隔离区内的那些尽管小偷小摸或是召妓但十分真性情的那些可爱的贫民知道吧。

Okay,我知道了。”

“so~把东西收拾一下就搬新办公室吧,你的办公室在30楼,让小姐带领你……”

“不,我的意思是——”Damien把警帽端正地放在桌子上,从口袋中掏出了警徽,也一并规整地放好,“衣服就不脱了吧?脱了我怕楼下那些欲求不满的小妞会干出什么事情来。Hah,衣服我洗好就还回来。“

“哦对了,你那根雪茄——之前被我摔在地上过。”Damien头也不回地摆摆手,摆出一副轻蔑的姿态,但谁都知道,他绝不是一个轻浮的人。

“你的职位替你留着,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

“我该说谢谢你的好意吗?”

回到家后——Damien完全没有头绪,躺在舒适的床上望着陷进去的手臂发呆,然后猛地弹了起来:辞职了,正常人都会去喝一杯。

酒吧里暗黄的灯光打在玻璃杯上闪烁着璀璨的光圈,晶亮亮的玻璃装饰在灯光的驱使下都变得不再刺眼,驻唱软糯糯像黏在喉咙里的声音从角落炫目的人群中传来,那是一首很缓慢抒情的民谣,《sound of silence》,这首67年的影片《毕业生》的主题歌,或许还含有着更隐秘的意义?

舞池里的伴侣们随着歌曲慢慢摇动,光线闪烁在他们头上,照得这个吧台前的金发男人的发丝熠熠生辉,Damien静静坐在椅子上,睫毛垂下了一层阴影,

“Hello darkness my old friend.”嘿,黑夜啊,我的老友。

Damien转动着面前的玻璃杯,黑夜啊,我也与你打过那么多次的交道。Damien静静地听着这首歌。

“In restless dreams I walk alone.”在无数不平静的梦中我茕茕前行。

“Narrow streets of cobble stone.”行走在鹅卵石铺成的狭窄街道上。

“Neath the halo of a street lamp.”头顶上的街灯的光晕将我笼罩。

“I turned my collar to the cold and damp.”我竖起衣领以抵御这湿冷的夜。

不知不觉Damien居然小小声地跟着唱,歌手的并不富有张力却使人沉醉的声音让Damien感受到了这首民谣的魅力,或许也是想到了自己。

“Hey,伙计,什么时候那么文艺娘唧唧的。“忽然有人拍了下Damien的肩膀,要不是Damien伸出去挡住的手缓冲了一点力度,恐怕这时候Damien已经在医院做着接骨手术了。

“hah,反应不错嘛。“那男人在Damien旁边坐下,随便要了一杯威士忌。

“我可没空在这儿陪你看小妞,你找我什么事,直说吧。“Damien叫停了服务员,”反正你也不会有时间在这儿喝完这杯威士忌的,不是吗?“

Lino有些错愕地看向Damien,那瞪大眼睛皱着眉头的表情仿佛在嘲笑着>Damien的过度紧张。“警长,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没好好放松?看你紧张的。”

猜错了正陷入尴尬局面的Damien有些恼火,根本不想跟这个使他出丑的男人再说一句话。“好,那你好好喝你的威士忌,我可没空在这陪你。“Damien把一张钱压在酒杯底下,”这杯威士忌,算我的。“

说罢,Damien就径直走出门外,竖起了衣领。

“oh,这该死的天气,又湿又冷。“旁边路过的白领磨擦着手掌愤愤不平道。

早走了的Damien没有听到一句歌词:

“That split the night.“霓虹灯的闪烁划破了夜空。

“And touched the sound of silence.”打破了黑夜的寂静。

而没回头望的Damien也没发现,身后的城市,霓虹灯闪烁交错,璀璨夺目。


评论
热度(1)

© 二玉Ja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