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手/偶尔拍照/偶尔出cos/JK+Lo娘/主萌欧美圈/杂食/水表圈双黑客/最近沉迷狗柯

热血尽付(SD二战AU)

Cp:SAM×DEAN

AU:二战

 

 

“不要忘记在你上方的敌人,SAM。”

 

“sir,刚刚131高地发生了爆炸,我方有一个小组埋伏在那儿,初步估计——全组人员无一生还。”穿着军绿色服装的男人恭敬地站在一旁,看着面前低头研究地图的男人低声说道,语气里带着些许沉重和不忍。

“哪个小组?安排安抚家属的人员,确保安全后派些士兵尽量去把尸体运回来,给家属一个交代。”那男人一捶捶到了桌上,理了理领子又正了正领带,下令道。

“是特派小组…抱歉,是我们的错,没有及时增派人手支援。”男人低下头,随即安排身边的人去执行命令。

“特派小组!你们是疯了吗?谁让特派小组去埋伏的?!那都是精英兵,你知道你们导致我方损失了多少好士兵吗!”另外那男人登时发起火来,揪着面前的人的领带怒骂道。“还有一件事…问问你们的首领——还要软禁我多久?”

 

“DEAN…听ANDY说特派小组全军覆没了,你还好吗?”SAM急忙冲进这个房间,摆摆手让被揪着领子的男人退出军营。

“是!我很好!如果你再把我双手双脚绑起来让我连动都动不了就更好了!”叫DEAN的男人在房间里局促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用手指着SAM怒气冲冲地骂上一顿。

“DEAN,你听我说…”SAM挠挠头,居临那么高的职位的他也只有面对面前这个人才会如此手足无措,才会流露出真实的感情——毕竟面前这个,是他的亲生哥哥啊。

“SAM ,你听我说,你我都知道现在的情况,也知道实际我们这边已经快撑不住了,但你别想我和我的驻扎兵会撤退留你们的兵在这里自生自灭,这不是不理智,只是…我怎么放得下你,你是我的亲弟弟啊,我答应过父亲要照顾你的。”

“我很感动,DEAN,真的,但是你在这里我们只能撑上两个星期,说不定更少…但是,我需要你出马去请求支援,拜托了,撤退去找援兵,我们还能再撑会。”SAM把手搭在DEAN肩上,皱着眉直视着DEAN,卡在耳后的刘海垂了下来,留下眼底一片阴霾。“拜托了,兄弟。”SAM抬起头,眼里带着期望的神情。

“嘿老兄,别拿你的PUPPY  EYE看我,我可不吃这套。”DEAN也抬头望着SAM,“答应我,一定要撑到我回来。”DEAN把SAM垂下的刘海别到耳后去,“你看起来真像个女孩。”

SAM猛地把DEA N抱在怀里,头迈埋进了DEAN的肩窝,蹭了蹭DEAN的耳朵,在他耳后用坚定又沉重的语气道:“YES,I PROMISE.”

“THAT IS MY BOY!”DEAN双手回抱着SAM,“好了好了煽情个什么劲,又不是不能再见到了,好了我现在走了,等我支援。”

SAM不说话,望着走出门外的DEAN,喊了一句“TAKECARE OF YOURSELF,BRO.”

“YOU TOO.”

 

转过身来,SAM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头,眼底一片湿润,他头也不回地问站在身后的下属:“还有多少士兵,能撑几天?”

“30个,能撑…一天。”

“SON OF BITCH!”SAM用拳头重重砸向了桌子,随即站起身,理好自己身上的代表军人的军服,例外地把勋章全部别上了,那是一个军人死前的荣耀和信仰。

“把所有人派向前线,所有人!誓死守住营地,给后方争取时间,知道吗!”

“YES,SIR!”

SAM嗅了嗅身上残留的DEAN的气息,像小时候被DEAN送了个蓝色芭比娃娃一样开心地笑了,谢天谢地,我在最后一刻让DEAN撤退了,DEAN,没有我,你也要好好活下去,为祖国,为我们的父母,为我…

 

拿着望远镜眺望着对面的敌方士兵的视野中,有个穿着军绿色制服别满徽章的高大男人走出军营,远远地望向后方撤退的路线,然后转过身来,直直的面对着他们,手一挥——

“誓死守住!——”

敌方士兵放下望远镜,对总指挥说了几句话,便传来一声震耳的号声,随即是一声:

“进攻!——”

 

漫天的呼声,爆炸声和子弹飞射的声音,扬起的尘土洒在每一个爱国的士兵脸上,衣服上,却不减英姿,这是一场极其壮烈而又令人难忘的战斗,力量悬殊的两方,士兵们却都有着为国捐躯在所不辞的决心,战旗飞扬,战号震天,战士的鲜血洒在每一寸土地上,每个脏兮兮的沾满血和泥土的脸都有着决绝的决心,死亡已不再那么可怕,每个人的心中都澎湃着比死亡,比生存更重要的东西,它让人奋斗,它让人们坚强。

士兵们,奋斗吧,无论胜利属于哪方,每一个士兵都是值得嘉奖的。冥冥中有声音这么说。

 

SAM在前线的战壕中奋起战斗,尽管有下属再怎么呼喊,祈求,他也不愿意退下去苟且偷生,“士兵们,守住营地!你们早就有赔上生命的觉悟了,不是吗!”

“YES!SIR!”

但是尽管斗志高昂,士兵们都豁出去了,我方人数实在太少,这场战斗,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挥刃生死,将热血尽付,一个士兵的觉悟。

在大家的掩护下,尽管死伤无数,SAM依然继续战斗,只是在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他的战友们,他曾经最要好的朋友们,一起战斗了多年的朋友们都倒在了他的脚下。

只剩下他了。

忽然传来了震耳的喧闹声,在我方撤退方向,弥漫着漫天的烟尘。

战局逆转,援军到。

DEAN因为担心SAM的安全便位于队伍最前方,看见SAM还弯着身子趴在战壕里摆出射击的姿势,DEAN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放下了警惕,援军们迎上前参加了战斗,混战中DEAN跑到SAM所在的战壕中,但是迎接他的不是SAM的笑容而是他惊恐的眼神,他望着在DEAN上方的——一架飞机。

“DEAN!!”SAM已经来不及提醒DEAN,于是他用了余生所有的力气扑向了他面前这个他最爱的人。

爆炸声在耳边响起,DEAN不可置信地身子一颤,看到压在自己胸前那个满身灰尘的,自己仿佛昨天还需要家人爱护的弟弟,面前这个自己爱的男人——已经没有了声息。

看到他军装里装着的纸条:I LOVE U,JERK.”

“NO!!!SAMMY!!!”

 

“不要忘记在你上方的敌人,SAM。”

“OH,看看是谁在训练中经常被飞机的炸弹袭击吧。”

“BITCH.”

“JERK.”


评论
热度(2)

© 二玉Ja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