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手/偶尔拍照/偶尔出cos/JK+Lo娘/主萌欧美圈/杂食/水表圈双黑客/最近沉迷狗柯

恋空予报(三)

二天起床,seb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因为宿醉引起的头疼还有下体不容忽视的刺痛,“啊…我起不来了。”seb瘫软在床上,看着床边忙活的Chris,不满地撒娇道。

Chris开始后悔昨晚的剧烈运动了,可是自己的爱人喝醉后真是太诱人了,让人根本把持不住啊。Chris在心里又是后悔又是理所当然的情感。Chris把昨晚弄乱的床单被褥整理好,一把把seb公主抱到了卫生间的浴缸里,“能动吧?洗洗身子准备飞去加拿大拍戏了。”

Seb揉揉大阳穴,“可是…我头好痛,还有腰…”,seb可怜巴巴地望着Chris,Chris有些苦恼,可是光是给seb请一个下午的假就已经那么艰难还“得罪”了一个大公司,Chris忽然感到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Chris揉了揉seb凌乱的头发,蹲了下来用水冲洗着seb被汗水沾湿的头发,一双大手在seb柔顺的发丝中穿插,水流的触感使seb的头发更加顺滑,贴在seb脑门上有些好笑,而水也顺势流到了seb的耳后,脖间,还沾湿了一大早起来因为暖气而干燥的嘴唇,变得水嫩了起来。

Chris看着seb享受的神情,一把吻了上去,啃噬舔舐着seb的嘴唇,把那粉嫩的嘴唇咬弄得红红的,配上seb白白的肌肤和罗马尼亚人自带的黑眼圈,看起来就像一个在bar里纵欲过度的少年,忽然,Chris又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离开了seb的唇,略带歉意地吻了吻seb的额头,“我帮你洗吧,洗完好好休息一下我们就去机场,我定的下午2.00的机票。“

Seb歪歪头,眨着他灰蓝色的眸子点头道。

Chris像个奶爸一样把这个大孩子洗刷好,就让seb好好休息,1个小时候他再来找他,seb有些不满道:“你不能把东西搬到这边来工作吗?”

“会打扰你吧?况且你还要背剧本,安静的环境更有利——”

“我喜欢你待在我身边。”

Chris笑了,眼睛像天边的星辰,像一个大男孩一样甜甜地笑了,仿佛忘记了所有忧虑,Chris把seb拉进怀里,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听着对方扑通扑通的脉搏,又吻了吻seb的脸,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好,就出了房门去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收拾东西。

房间里的seb看着因为自己一句话就开心地像个孩子般的Chris,自己也不免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好像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拿出了口袋里放着的某娱乐公司的名片——总经理:Chris Evans。

多么希望你不是那个公司的商业间谍,你对我的感情到底是真是假?

Seb垂下眼帘,眼睛里蓄着些许不为人知的阴霾,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在眼睑处打下一抹阴影,这样自欺欺人的游戏,到底何时才能结束?

回想起他们初见,seb在公司里因为不小心被娱乐新闻拍到去酒吧泡妹被老总训话,那老总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身边站着一个高挑穿着黑色紧身OL装的秘书,轻视傲蔑的眼神投射过来,根本不把底层明星当一回事的老板嘴里吐出一连串伤人的话语,在seb年轻气盛的心上划过一道又一道的伤痕。然后他一抬眼,看到老板给他新换的经纪人,同样的毫无名气,年纪轻轻的金发青年对着他伸出了手,那时的Chris看起来多么无害,多么容易就让人放下心防啊。“Hey,我是Chris。”Chris笑了起来,就像刚刚在门口的笑容,让人温暖,“Sebastian。”seb也友好地笑笑,随后又低下头,年轻的seb在同性面前总是有种弱弱的气息,或许是骨架小长得也弱气的关系,Chris递给了seb自己的名片——XX公司经纪人:Chris Evans。

看起来是多么真实啊,一个毫无名气的经纪人,一个毫无名气的底层明星,多么相配啊。

仿佛什么都没有变化,可是哪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呢?


面前出现的高个西装男人打断了seb的回忆,“um…你是公司里的保镖?”seb凭借着潦草的记忆识别着这个男人的身份。

“YES,MR Stan,老板叫你去公司一趟。”那高个男人点点头,径直走入了房间便收拾起了东西。

“等等!…老板找我可以直接打我电话啊。”seb阻挡了男人的动作,疑惑地问道。“老板说你手机没开机。”那男人不带感情的回话。“噢…那我去跟Chris说一下。”

“不用了,”西装男用手臂挡住了seb,“老板说只要你一个人去,而且不能告诉Chris。”

“um…是不是Chris出了什么事?你们…你们要fail了他吗?”seb有些着急,急忙穿好衣服,seb思考着Chris的间谍身份被发现的可能性,就算已经知道他是间谍,他们不可能再长久地待下去,可是这分别,未必也来得太快了点。

西装男没说话,只是用着一种复杂的神情望着seb,好久才说,“不是,是关于您的。”

Seb这才歇了一口气,“我先给Chris留个字条,你等等哦。”

留完字条,seb只带上了写必要的东西便跟从着面前这冷漠的西装男离开了酒店,连手机也落在了房间里。

Seb坐了西装男的车到飞机,又接过了西装男给他的中午12.00的机票。心里忽然有些不舍和难过,平时和Chris一直都黏在一起,现在身边忽然没了Chris,没了那个金发的跟屁虫,没了那个时不时揩一下油的男朋友,就好像衣服忽然全部被扒光了,把自己赤身裸体地放在群众间展示一般没有安全感。尽管seb在心中劝导自己以后等Chris的间谍身份被发现了后自己迟早要适应这样的生活。

踏上飞机的前一刻,seb忽然想拿出手机给Chris打个电话让他不要担心,然后才发现手机居然也落在了房间里,seb看了看面前的西装男,取消了借手机的想法。

飞机起飞了,目的地是久违的纽约,seb留恋地看着下面的L.A.然后开始嘲笑自己练这么短暂的分别也难以忍受了吗。望着窗边一层一层的云层,seb闭上眼睛,手里攥着Chris给的2.00的机票,想了想便轻轻地撕掉了,扔在座位旁的垃圾桶里。


Chris把东西都收拾好了,正打算拎着东西去和seb一起工作时,却发现seb的房间门是打开着的,Chris警觉起来,抽出皮带里束着的小型手枪塞在袖管里,贴着墙走进了seb的房间,可是让他奇怪的是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Chris有些着急了,但看到地毯上的脚印是皮鞋留下的,又看到房间里并没有劫匪翻乱的痕迹,便确定应该是公司里的人把seb接走了,而床头柜上压着的纸条更好的证实了他的想法,Chris有些松了一口气,便静静地坐在曾经和seb翻云覆雨过的床上,把电脑摊开,开始处理seb的活动和自己公司里的一些事情。

忽然手机响了,Chris看了一眼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BOSS,你拜托我拍的照片搞定了。”

“…goodjob,去人事部拿你的酬金吧。”

放下手机的Chris眼里有些迷蒙,他忽然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到底是对还是错了,脑海中忽然又映出了初遇的场景,那个羞怯的男人伸出了他软软的小手握住了自己,小声地对自己说:“nice to meet you。”


评论
热度(1)

© 二玉Ja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