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手/偶尔拍照/偶尔出cos/JK+Lo娘/主萌欧美圈/杂食/水表圈双黑客/最近沉迷狗柯

番外:梦醒时分

番外:梦醒时分

 

列车就这么没有止境地开了下去,从一开始的高楼景色慢慢开到了别的地方——那地方着实有些熟悉。

“Hey,Steve,还记得这儿吗?我第一次跟你交手的地方…”bucky捏了捏那双包裹着自己的大手。

“当然,你知道吗…你牺牲之后…我差点就撑不下去了。”Steve揉了揉bucky的头发,在bucky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尽管做这个动作时Steve自己都有些脸红。

Bucky抬头望着面前的男人,“其实,能让你活着,我就很开心了…而后我能活过来,还能再次见到你——谢天谢地…”bucky有些愧疚,“其实…你可以不用进入我的梦境里的…”

Steve把手搭在bucky的肩膀上,“我们俩都已经90多岁啦,也是时候退休了,不是吗?”Steve摸摸bucky的脸,“这个梦境——就当是一次永久的蜜月度假吧。”

“Hey!看窗外!这是在咆哮突击队时期的地方!我还没忘记帮你挡下的那一枪呢。”bucky忽然又叫了起来,有些激动地指向窗外。

“oh guy,你是想索取些奖励吗?”Steve慢慢把头往bucky凑过去,“as you wish…”Steve轻轻把bucky困在玻璃窗与自己身体构成的小空间里,“Hey…wait!”bucky有些无奈地把手按在Steve肩膀上,却被Steve一把抓住放到了自己脖子后。

面前男人的唇瓣轻轻地附在了自己的唇上,bucky仿佛能闻到Steve身上独特的味道,他鼻尖轻嗅着这有些迷人的味道,轻柔地迎合着Steve有些侵略性的吻,Steve把手放到bucky的后脑勺,轻轻托着bucky的脑袋以至于让他不会因为用力而磕到身后的玻璃窗,感觉到bucky的回应,Steve停了一下,在嘴边勾起一个暖心的笑容,眼眸中都是深深的温柔,仿佛要把bucky溺晕在那双眸子里。随即他又重重地吻了下去,舔舐着bucky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

窗外是一片纯粹的雪白,下着小雪,雪花轻柔地飘到了列车的玻璃窗上,在窗台慢慢地跳起舞来,越来越多的雪花聚集在那儿,外面的温度越来越低,玻璃窗也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而车厢内的温度却丝毫没有下降,暖黄色的灯光显得格外温暖,隐隐约约地映照着里面两个交缠的身躯。

火车还在呼呼地行驶,满是白雾的玻璃窗,留下了一个暧昧至极的手印。

 

“呼…”还有些缓不过来的bucky喘着气,默默套上了Steve穿在里面的有些宽松的毛衣——如果你要问bucky的衣服去哪了,我只能告诉你那些衣服现在更适合待在洗衣机里。

Steve有些神清气爽地把穿着毛衣显得十分可爱的bucky抱在自己的腿上,虽然怀里的男人现在正有些不爽地盯着自己。“bucky,真好奇你的梦境最后会到达什么地方。”

“so am I.”bucky干脆直接盘腿坐在了Steve腿上,交叉着双臂盯着Steve。

“bucky你冷不冷?要不要我把车厢里的暖气调高一点。”Steve看着穿着单薄的bucky,有些担心。

“um…如果车厢里有餐车——我是说如果…你可以帮我带一瓶牛奶回来。”bucky看着身下准备动身的Steve,把他压回了座位吩咐到。

“got it.”Steve抱住了bucky,把他放置到了座位上,又在他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才向车头的控制室走去。

Bucky看着窗外的景色,忽然感觉有股浓浓的熟悉感——这种建筑风格…?难道我们回到了70年前?bucky有些惊讶,随即他便辨认出了那个熟悉的基地——那是自己被Steve救出来的地方。

Bucky隐隐猜到了这列车最后会在哪儿停下来,想到那个地点,bucky的内心就有些温暖,他沉浸在以前的回忆中,以至于当Steve回来了也没有发现。

“Hey,Babe,在想什么?”Steve有些调侃地揉了一下bucky的头,而bucky自然也被这个暧昧十足的称呼吓了一跳。

“你的牛奶。”Steve把已经开好了的牛奶递给bucky,本来还在冰箱中的牛奶杯Steve一路捂着过来也变得有些温暖。

“thanx.”bucky把牛奶三两下便解决掉了——毕竟刚刚才经历了一场比较剧烈的运动。

感觉到列车已经有了减速的现象,bucky和Steve都有些期待——目的地会是哪儿呢?bucky拍了拍坐在身边的Steve的大腿,“Hey…下车之后,我们要怎么办。”bucky突然开始手足无措了,自己还从来没有下车后的计划呢。

“不知道呢,走一步算一步吧。”Steve安慰地拍拍bucky的肩膀,收拾了一下衣服准备下车,又把自己上车前放下的风衣套到了bucky的身上。

“哔——”一声巨大的声响打破了雪夜的宁静,那是列车到站的警示声。Steve偏头看着身边的bucky,“okay——下车吧。”

 

车站只有寥寥少数的几个正在等候的乘客和有些犯困在打瞌睡的售票员,昏暗的橙黄色灯光挂在车站有些生锈的铁棚子上,把一切物体都映得暖暖的,却很难看清人们的脸。

“这些人的装扮——oh Jesus!这该不会是70年前的布鲁克林吧!”Steve在bucky耳边小声说道。

“八成就是了,我还在这儿接过我那从加州来的远亲呢。”bucky偏偏头,说道。

“what?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远亲?”Steve牵起了bucky的手往车站外走,有些不满地抱怨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的是了。”bucky有些调皮地一笑,与Steve十指相扣。

走在老旧又熟悉的街道上,夜晚的寒风有些凛冽,吹起了街边到处贴满的广告和报童们不小心落下的报纸。

“bucky!remenber this?”Steve指着墙上贴的征兵海报,一个戴着蓝色帽子的大胡子老人用手指着前方,下方用大字写着几个字:

“I WANT YOU FOR U.SARMY.”

 

THE END.

 


评论
热度(1)

© 二玉Ja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