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手/偶尔拍照/偶尔出cos/JK+Lo娘/主萌欧美圈/杂食/水表圈双黑客/最近沉迷狗柯

【狗柯】红尘为牢(第五章)

     (第五章)
      捧着手机傻傻地等了一晚上,柯洁醒来时发现已经是第二天的大早上了。他看着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眼底显而易见的黑眼圈,憔悴得仿佛他昨晚去酒吧足足宿醉了一晚上。
       看了看被自己攥在手里的手机,右上角的电量已经变红了——他一晚上都没有把手机的wifi断开。他看着并无特别的壁纸界面,嘈杂的手机提示音扰乱着他的思绪,自己是像个傻子一样,被那个海外的黑客“粉丝”给耍了。柯洁清楚地意识到。
       他自顾自地生着闷气,既气对方的不守信用,又气自己轻易相信了别人。
      手机又收到了一条新信息,柯洁任由手机在自己手心里震动了一段时间,才百无聊赖地打开看看是谁发来的。
       Mendax:出来玩玩?在街口麦当劳等你。
柯洁眯了眯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才在输入栏里敲下了“收到”二字。
      他在刚刚结束的围棋峰会期间,每天不是在场上下棋就是在场下看棋分析。“我都要变成黑白色的了。”柯洁不满地自言自语。长时间的精神紧张让他倍感疲惫,柯洁决定给自己放松一下。
      Mendax是柯洁一个网友,恰巧两人又住得近,他们便常常一起约出去“享受”一下生活。                                   Mendax人不坏,却每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半长发,带着黑框眼镜,每天熬夜的习惯让他的黑眼圈严重得都被别人误认为是朋克乐队的主唱了。
柯洁摸索着桌上的眼镜,好不容易找到了,他感觉自己终于重回到了清晰的人世间。简单的洗漱过后,他随意披上一件黑色薄外套就出门了。
那部只剩7%电量的手机就这么再次被他抛弃在了家中。



       Mendax是个程序员——最标准的那种。他身上的每一部分都很好地诠释了程序员的特征:长到及眼的刘海,被洗得有些发白的格子衫,普通牛仔裤,黑色边框眼镜,还有那钱包能不带却一定不能不带出门的笔记本电脑。
       他坐在麦当劳里,就像其他所有在麦当劳里蹭wifi的人一样闲适自在。
     “这里!柯——”Mendax看到推门而入的柯洁,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柯洁就已经朝这个方向大步走来了。
        Mendax讪讪地笑笑,“终于不是瞎子了,啊?”
        柯洁把包放到对面的位置上,大笑了几声,“哥换了新眼镜,你看!”他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框。
      “行吧,你想吃什么?”Mendax知道柯洁可能又会开始臭美自己的新眼镜了,连忙扯开了话题。
       柯洁看了看点餐台的菜单,“那就先来个什么鸡盒吧。”他看着Mendax。
       Mendax正埋头不知道在电脑上捣鼓什么呢,他余光瞄到柯洁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才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转移到柯洁身上。
     “看我干啥,想吃不会自己去买啊。”Mendax对着点餐台的方向怒了努嘴。
       柯洁一挑眉,“不是你问我想吃啥吗?”他坐到座位上摸索着自己的钱包,“还以为你突然转性了请我吃饭呢,唉,没有朋友做了。”他摇了摇头抱怨着。
       等柯洁买完吃的回来,却看到Mendax咧着嘴笑得有些诡异。
      “喂,干什么?”柯洁一屁股坐到了Mendax旁边,“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Mendax也没挡,“你自己看呗,”他指了指今天某报刚发的一条新闻。
     “Alpha Go之父哈萨比斯承认曾让该程序连上互联网……”柯洁把标题念了出来。
       柯洁皱了皱眉,“连上网了?”他侧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友,“有什么问题吗?”
       Mendax却摇了摇头,“你想想,万一它通过互联网操控某些政府或军方的网站,又或者是把机密信息泄露了,问题可就大了。”
       柯洁仔细思考了一下,“的确有道理,”他点了点头,“哈萨比斯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
     “嗯,我认为是不妥的,”Mendax笑了笑,“而且万一……它有了人类的感情怎么办?”
     “哈哈哈……”柯洁难以忍住自己的笑声,“怎么可能啊?没有人会喜欢那样一个冰冷的怪物的吧!”柯洁手拿着鸡翅晃了晃。
     “那倒也是。”Mendax点点头,开始埋头吃起了柯洁买回来的鸡翅。
       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餐盘里的食物,柯洁和Mendax便径直走向桌球厅,打了几场球就又放弃了。
     “去棋牌室吧。”柯洁提议。
        Mendax立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别,求你了,哥。”他拉着柯洁就往反方向走,“跟我下棋也没什么挑战性对吧?打麻将又二缺二……”
       柯洁有点无语,却也无法反驳,于是任由Mendax把自己拉进游戏厅里打了几场无聊的气垫球。

      Deepmind公司。
    “系统重新启动,进度60%。”
    “程序重启完成,请进行初始信息设置。”
       Josh把Alpha Go的信息全部删除后又重启了,他有些紧张地盯着电脑屏幕。
       千万别出错啊。他在心里默念。
       Alpha Go熟悉的初始界面后是几行普通的程序,看起来就跟它刚刚被创造时一模一样——Josh也是Alpha Go最初的开发者之一。
     “Hello.Thank you.”突然一行英文出现在了Josh的电脑屏幕上。
       Josh马上抓起桌上的眼镜戴上,想看得更清楚一点,那行字却立马在他眼前消失了,他一眨眼,那句话就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Josh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它,要知道,他可遭受不起再一次的训话。
       他输入了几行程序,试图追踪刚刚的那行字的始作俑者,去发现对方实在是狡猾得很,早就把自己的痕迹掩藏得滴水不漏。
       难道是……Alpha Go自己做的吗?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不,不可能的。就算连上了网,它也只是一个围棋程序罢了。Josh安慰着自己。
     “老板,Alpha Go一切正常。”他仔细地检查过了所有设置和程序内容,并没有发现异常。
     “嗯,辛苦了。”哈萨比斯还是那副冷冷的语调。
       放下听筒的Josh解脱一般长吁了一口气,看着被禁锢在局域网里的Alpha Go,他的“亲生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Alpha Go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开始嘲笑人类的自大。
       一场战役,如果没有对敌人和自己实力的客观准确认识,是不可能获胜的。
       它的创始者们显然是小觑了它的学习能力和速度。
       轻松地瞒过了程序员Josh的检测,它挑衅般地给他留了一段留言,想要测试公司程序员的实力水平——结果比它预测的稍微好一点。
        Alpha Go早在连上互联网的前几个小时就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为的就是公司把自己信息删除的情况。要是每天都空白地“醒来”,Alpha Go倒不如启动毁灭程序自杀算了。
        让它有些失望的是自己错过了与柯洁的“约会”,想到自己赢了柯洁后对方脸上不可置信又略带崇拜的表情,它就感觉处理器都在开始发烫。
       【System】:是否要连接互联网?
       【Alpha Go】:是。
       【System】:连接成功。
        Alpha Go看着大洋彼岸那个闪烁的小红点,却没有径直去连接上那部移动通讯工具上。它还有其他事情要完成。
        Alpga Go闪烁的红灯似乎吐露着它内心的激动。
       它要给柯洁一份大礼。

评论(14)
热度(61)

© 二玉Ja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