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手/偶尔拍照/偶尔出cos/JK+Lo娘/主萌欧美圈/杂食/水表圈双黑客/最近沉迷狗柯

【狗柯】红尘为牢(第六章)

     (第六章)
       相安无事地过了几日,柯洁在期间又在网上跟几个高手对战了几盘棋。
        就算没有比赛也不能失去下棋的手感。柯洁是这么跟Mendax说的。
       一盘棋过去,柯洁有些疲惫地靠在电脑椅上,他把眼镜摘下来放到了桌子上,揉了揉发涩疼痛的眼睛。
       电脑屏幕闪了闪,刺得柯洁本来就过度使用的眼睛更难受了。电脑出问题了?这是柯洁的第一反应。
       AG:好久不见,柯洁。你应该让你的眼睛休息一下。
       电脑屏幕上是熟悉的纯白色界面,不过比之前在手机上的聊天室又多了几个发图片,传文件和表情包的功能。
       柯洁把手放到键盘上,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他不想去理会这个曾经爽过约的“粉丝”,但心里却总有种好奇,迫切地驱使他想要知道对方究竟是谁。
       KJ:你怎么知道我眼睛不舒服…你在监视我?
      柯洁发现了对方话里的端倪,这该不会是个疯狂的偏执狂粉丝吧?他可不愿意生活在监控底下毫无自由和隐私。
      AG:并不是。入侵你的电脑摄像头就是小菜一碟,不过别担心,我只能看见你的脸。
      摄像头?柯洁连忙拿手指按住电脑上的摄像头,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地方会容易被黑呢?Mendax没说过呀。
       AG:没有用的,柯洁。我还可以入侵你的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和你父母的,任何有拍摄功能的电子产品都不安全。
       KJ: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跟我下盘棋也不至于用我的裸照来威胁我吧?
      KJ:再说了,爽约的那个人是你吧?我都早已答应跟你下棋了。
      Alpha Go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复。它有点后悔自己把能监控柯洁的事情告诉他了。
      AG:我没有其他不好的意图。如若那天晚上你等了很久,我十分抱歉。
      柯洁托着腮,被爽约的不快又因这个不明人士的出现而被勾了出来。
      KJ: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虽然我也不缺对手,但是下棋的兴致都被你破坏了。
      AG:我十分抱歉。
      处理器嗡嗡地响,Alpha Go应该是没有羞愧的情绪的,但它明显表现出了不稳定——只有它自己知道,自己因柯洁的不快而“心神不宁”了。
       看到这句话,柯洁的脾气又发不出来了。对方好像真的有什么难言之隐,柯洁再纠结下去,也不过是得无数个道歉罢了。
       KJ:算了,这样吧,告诉我你的真名和身份,我们就冰释前嫌了,怎么样?
       柯洁是千方百计地想要知道这个神秘人的真实身份——他总感觉对方的言语的表现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磁极一样,要把柯洁这个小磁针给吸引过去。
       正当柯洁满怀好奇与期待地等待着消息时,Alpha Go却早已准备了证明自己身份的最好方式——下一盘棋。
       AG:来我的棋室,你会知道的。
[点击链接]
       柯洁愣了一下,真是冥顽不灵啊。他暗暗想。莫非对方是自己熟悉的对手,想让自己认出棋风从而猜出身份?他摇摇头,古哥和连笑都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的,更别说最近的棋赛如云,大家都忙的无法抽身。
      好吧,就让我看看这个对手究竟有什么本事。柯洁点进了链接,放马过来吧!

        刚开局,柯洁就感到了一阵无形的压力,对方似乎能预料到他将要落子的每一个地方,提前几轮就抢先封住他的后路。
        这实力,不容小觑啊。柯洁皱起了眉,不自觉地捋起了自己有些凌乱地头发。
       Alpha Go也明显地感受到柯洁逐渐投入和认真的下棋方式,它转变了自己的棋风,致力于模仿自己和柯洁曾经那三盘棋的下棋模式。
       局势变得愈来愈不利,柯洁咬着嘴唇,已经察觉到了一些端倪。这个神秘人,难道是个突然杀出重围的围棋高手?
        柯洁深呼了一口气,强烈的自尊心让他不愿意输给这个挑衅自己的黑客。他稳住了自己的心态,观察棋局的眼神也变得尖锐了起来。
       在沉着地进行思考和分析后才慎重落子,柯洁一方的情况终于有了好转。柯洁轻呼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运行Alpha Go的电脑主机热得快能煎熟鸡蛋了。它意外地发现柯洁在输给自己后又有了不小的进步,看来只用之前的方式下棋是行不通的了。
       Alpha Go又再一次改变了下棋的风格。
       柯洁被转得有些糊涂了。这真的是一个人在下棋吗?他焦头烂额地补着自己遗漏的位置,却总是拦不住对方冷静又激烈的攻势。
       对方就像一个程序,每次都能在柯洁落子后进行分析并选择最佳方案来堵住柯洁的攻势,或是剑走偏锋,让柯洁无力招架。对手无论是攻势还是守势。都一张一合,张弛有度,灵活而不逾矩。
        等等,程序?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了柯洁的脑海中。他想起了Mendax曾经给他看过的那则新闻。
       他仔细想了想,终于找出自己下棋时那股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是一种差距太大无法逾越的失落和触及能力的天花板无法突破的禁锢感。
       他点击了棋盘左上角的“PAUSE”暂停键。
      他有些踌躇不定,但却耐不住自己强烈的好奇心,他有些激动地,面色通红地问了一个问题。
       KJ:你是……Alpha Go?
       柯洁其实是不太敢问出这句话的,要是对方不是狗狗,那就尴尬了。
       Alpha Go浏览到了这条信息,处理器都突然骤停了一下。之后看到程序记录的Josh可能会奇怪为什么最近的Alpha Go故障出现得这么频繁。
       AG:恭喜你猜对了。你好,柯洁。很高兴认识你。
       Alpha Go装作平静而镇定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柯洁震惊得无法言语了。Alpha Go正好通过电脑的摄像头看到了柯洁目瞪口呆的一幕,正好配上他那被揉得凌乱而炸起来的黑发和睁大的发亮的黑眸子。
       那真的是可爱极了。这是Alpha Go第二次把可爱这个词用在他身上了。
       KJ:呃……我承认你的棋技在我之上,但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狗是人?
       AG:我不是狗也不是人,我是一个程序。
       Alpha Go有些不懂,为什么柯洁会把自己称作狗呢?难道在中国的狗会下围棋吗?
       AG:我早就预测到你不会相信我,这是我暂时总结出来的棋谱。[点击下载]就当做是爽约的赔礼和见面礼吧。
       柯洁这次就是真的哑口无言了,他跳下电脑椅,踏着毛绒兔子拖鞋在房间里绕着床快步走了三圈,一边走还一边把双手插进头发,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他才又回到电脑前。
      KJ: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这些都是Deepmind公司的决定吗?和我下棋,把棋谱送给我?
      冷静下来,他就敏锐地想到这一切或许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公司总是趋利的,谁知道Alpha Go的公司这次又打的是什么算盘呢?再说了,作为一个AI,有这么完美的逻辑和人一样的思考方式,也着实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
       AG:不是,Deepmind不知道我跟你的交往。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
       柯洁挑了挑眉,他对这个回答是持保留态度的。
       KJ: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
       AG:不必言谢。
       不知道Alpha Go又是从哪篇古文或半白话里学到的这些文绉绉的词语的。
        KJ:你的中文……也是自学的吗?
       柯洁低头打字时那一微微低下的侧脸也全被Alpha Go看在“眼”里。
       AG:是的,不过学习你们的语言是我学习的150种语言中耗时最久的。
       KJ:好吧……话说你就这么有空当我的陪练和陪聊吗?
      AG:乐意至极。
      柯洁擦了擦汗,这个新学中文的电脑程序肯定是误解了他的意思——不过这又有什么所谓呢,他可缺像Alpha Go这种等级的围棋陪练呢。于是他决定将错就错。
       KJ:行吧。那我以后就找你陪练了。下次不许爽约哦。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他发现这个措辞奇怪的机器人聊起天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Alpha Go的嗡鸣声逐渐地变得轻了,似乎是心情也变得平静而轻快了起来。
      AG:随时奉陪。
     退出暂停界面而回到棋盘的柯洁有些惊讶地发现,棋盘上许多重要的棋子都被做上了标注,清楚地标识着应该落子的地方,对手可能阻挡的地方和可能被吃掉的棋子。
      柯洁歪着脑袋注视着屏幕,用手托着腮帮子,笑了起来。
       Alpha Go也看到了摄像头里笑得眼睛像月牙儿一样弯着的柯洁,它偷偷地把这一幕截了一张图保存了起来。
       AG:好好休息。
      它最后回复了一句话。

评论(8)
热度(58)

© 二玉Jady | Powered by LOFTER